fnkjr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在江湖做女俠 ptt-第一百五十三章 荊州終歸大漢國(一)鑒賞-25d2n

By anselbert anselbert No comments

我在江湖做女俠
小說推薦我在江湖做女俠
汉吴两国在襄樊地域已经对峙十日了,双方都有不少的损失,吴军损伤是汉军的数倍,不过因为汉江的缘故,吴军水军厉害,汉军水军只能以火船袭扰之后,从上游送下一下物资支援。
张微坐在城头上,紧抿着嘴望着城外的一片火光。
一名亲兵正帮他裹着大腿上的箭伤,中箭的位置倒还好,不是要害之处,隔着套在外袍内的两层重绢,他所中的一箭只不过入肉一寸而已。
取出箭头,先用盐水洗过伤口,那滋味,令人只要跳脚!
之后涂上止血的伤药,他的身体素质十分强大,恢复力极强,自然也不用再费事缝上伤口,直接就包扎了事。
张微的亲兵中可是有些个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,这是之前练兵时期,杨伊特意的要求,要求将军亲兵须得有简单处理伤患的,看得懂地图的,懂得数学计算的,这是强制要求,若是不达标,就要削减自己的名额,派锦衣卫中会的人去代替。
这自然是出身士家的将领都不愿的,张微甚至还有一个是求了父亲的关系,从医护直接被调职来的,如今队中也给他带了五个徒弟了,皆有一定的急救术水平,处理张微腿上的箭疮,完全是游刃有余。
而且现在他们奉了张微的命令,大部分都在临时医房中帮忙处理伤病,为张微去争取士兵们的好感。
不仅是张微的亲兵,他父亲张翼的、关彝的、霍弋的还有姜维、罗宪等人的亲兵,都是这般要求,到了一定职介,能带亲兵了,那么都必须自备或者上级指派,却要占了你一个名额。
这就迫使将军们,主动的去学习相关的知识了,谁也不想自己的身边有着一个锦衣卫出身的亲兵,因为那样,一举一动肯定都会被记录,然后不知被送到了哪里。
南边张微并不清楚,不过至少在北境的各军,将领都会亲兵学点东西,比如认字,这都成了一股风潮,可以给士兵寄书信,书信便宜,依照现在大汉驿卒的费用,一郡一个铜子,最远的也无非十几个铜子,寄信还可以领取一半邮费补贴。
兵士寄信,代表着有牵挂,这是比较原始的士气控制手段之一,若是长期不给家中寄信的,那么这员兵就不能大用,往后方调是其一,逐渐就会给退役。
还有其他的技艺,比如教士兵认字,也是将领亲兵的活,能让将领逐渐得到军中的拥戴。
就像现在的张微,他虽然夜袭失败了,自己还中了一箭,但士兵们依然保持着对他的敬意,一方面是他张微有着整个北境中数一数二的箭术,另一方面,也就是他的亲兵为他建立起来的人望。
“但终究还是吃了亏!”张微不忿气的捶着城墙。
忍耐了几日,小心的探查吴军没有埋伏之后,张微方才出城劫营,不过没想到的是,吴军竟然是忍耐了这么多天,设下的埋伏一直没撤,害得他不得不狼狈退回城中,不过他还是凭借着个人武勇,成功的把绝大多数跟着他出城作战的士卒都带了回来。
在最后的一段道路上,张微展露着如鬼神一般的武勇,领着两队弩弓手拦道而立,借着微弱的星光,对着紧追上来的吴人一阵迎头激射。
在夜中依然精准如神的射术,用箭矢换来了一声声惨叫,吓退了追兵,让张微施施然的回到城中。
张微所率领的这些弩弓手中,部分是为了以防万一,留下接应的弓手,这几十员弓手是从手下数千名将士中精挑细选出来,射术皆为一流。
靠着他们最后时刻的精彩表现,还有他个人的武勇,使得城中的士气犹存,另外,在夜袭前,还收了一批物资,手上多了一批箭矢,让自己的手上,多了一份守下去的本钱。
也是因此,物资能安然送达,让张微觉得吴人可能已经撤下了戒备,才有了这次劫营失败。
张微很感激曾经学过的一些学识,杨伊曾给这些军学中的军士们讲过一些战例,详细的讲解过孙子兵法。
孙子曰:昔之善战者,先为不可胜,以待敌之可胜。不可胜在己,可胜在敌。故善战者,能为不可胜,不能使敌之必可胜。故曰:胜可知,而不可为。
胜利与不败那个更具有可控性?在孙武看来,胜利的不可控性更大,影响胜利的因素很多,重点因素取决于对手犯不犯错误,这是不以我方意志为转移的,这具有很大的偶然性,不败则是在我方的可控范围之内,是我们通过努力来达到的。
因此,作战的第一目标,不是取胜,而是立足于现实层面保持自己不败。
胜算是可以通过庙算模型评估出来的,是可知的,但是要做到胜利,则是“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”。
必胜的口号只是鼓励部下激发斗志的手段,但能否真正做到,不可强求。
那么在具体的作战中,应该怎么办?孙武的办法是:先为不可胜,以待敌之可胜。
一是采取稳健战法,保持自己不败(先为不可胜)。要评估风险,全面考虑到不利因素,并做好筹谋规划,规避风险,防止失败。
二是不为与等待(待敌之可胜),如果敌人无懈可击,那就不要勉为其难的去进攻,而是需要隐忍不发,守静待时,等待对方出现疏漏与瑕疵,一击制胜。
三是有所为有所不为,在等待的同时可以通过布局,诱使敌人出错误。以利诱之,以害避之,让敌人动起来,只要敌人动,就容易出错误。
如此的详解,才让张微这一次并没有太大的损伤,不过哪怕如此的详解,张微也未曾好好的利用,他仍旧是被情绪驱动,心知自己的任务,却还是去冒险了。
不过这一点,等着战后,自然有着惩处,奖励是奖励,惩罚就是惩罚,如今在汉军中,分的很是清楚!
尽管有所损失,但也摸清了吴人的底细,还给了吴军一个甜头,能牵制吴军在此多打几日,等着后路大军赶来那时——想到这里,张微心中释然了,今夜总算没白费气力,明天还可以再给这些吴贼点颜色看看。
张微对城外的敌军营地重重哼了一声,想要攻破他的城池,也显得看看他手上的长弓答不答应。
夜色中,陶濬和魏仇各自坐在石头,两人面前的火堆,驱散了这九月武当山中的肃肃寒意,他们带着一共五千的无当飞军,现在正在樊城百余里开外。
之前他们是先到了邓县城,驻防一日,探查情报,知晓邓县城无恙之后,然后连夜再向西奔向了武当山中。
关于邓县,《山海经》和《史记》均有记载,夏、商、西周、春秋早期诸侯国邓国的国都就在邓县,邓国还有一个附属国鄾国,邓国再向南百里外,楚文王十二年楚国灭邓国,结束了邓国长达1274年的历史,随后楚国在邓县一带取“禾实丰登”之义设置“穰邑”,楚怀王十七年年韩国袭楚,夺取穰邑;秦秦昭王十一年秦国打败韩国,取穰,
穰遂为秦地,秦昭王三十五年,设置南阳郡(治宛),邓县隶属之,当时邓县境内设有三县,即穰县、山都县和邓县。
汉建安二年曹操率大军发起“宛城之战”,围张绣于穰。由于邓县航运顺畅,湍河经新野汇白河入汉水再通长江,建安十三年,曹操在穰城南郊开挖运粮河,把邓州作为后方粮仓,为“赤壁之战”运粮草,供应前方作战。
这条运粮河,倒是可以为他们所用,让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绕到了汉水另一岸的武当山中。
要知道这个时间,如果一开始走的是官道,现在就应该已经出现在樊城下了。
不过陶濬和魏仇都没有直接救援樊城的意思,陶濬已经打听过了,张微虽然正被困在樊城,如果能帮张微解围最好,而若是再顺势堵住贼军退路,来个关门打狗,那么今次荆州之争就不会有多大悬念了。
汉水上游流域的山路众多,就算不走北面官道还是有其他道路能通往襄州平原,解救樊城中的张微倒是不急,而若是能封锁住这襄州平原的敌人,才是陶濬和魏仇两人的如意算盘。
两人都是谨慎的性子,还没出发就已经派了得力人手去探查道路,现在有的继续向前试探,有的则是回来报信,至少在他们已经探查过的地方,不需要担心有吴军的伏兵。
现在陶濬正追求着更多的战功,能让他能早日为将,不像现在,只是一偏将军,只能作为先锋,如果他是想要依靠陶家的余荫,那他最好也是最稳妥的选择就是去交州,但陶濬自认他不需要和哥哥去争那些资源,便不会去交州了,而且交州,以后也不见得有多少机会了。
他觉得他哥哥陶璜就足够在交州纵横了,不需要他为马前卒,他自然能在军中,凭借自己的能力,拜将封侯!
“不知使君为什么要把今次的功劳让给白夷人。”
此时交州的山林中,范长生正拿着根粗树枝挑着火堆,把火拨得更旺上一点,他的声音中多了几许恭敬,陶璜今天对付乌浒的手段,让他叹为观止,但他还是不明白陶璜让这白夷人酋首为先锋的用心,
“使君白日的那一剑,不让昔年班定远,此功若是报上去,陛下必然欢喜……”
范长生很不解,这功劳,若是传颂开来,那么话本都要传唱的,说不定就能封侯了。
虽然如今炎汉,不以军功不能封侯,不过像是能行班定远之事者,也足可论军功封侯了!
“一切以大局为重,把功劳给他,就是让他继续臣服与吾国,也更容易调兵……不如此,如何能迅速平定交州,陛下有意今年就安定交州,待得来年,必然要和孙氏决战,定下江东归属。”
这个功劳陶璜并非不想要,如果是在还没有决定归属的部族中,遇上敌国使节,陶璜也定然会直接了当的一剑杀了,随之而来的功劳他也会乐于接受。
但自从去年陶家被孙皓驱杀后,南方交由锦衣卫处理,而锦衣卫百般拉拢才拉来的白夷人部族的几位酋长,已经被视为大汉的臣子。
而乌浒作为汉臣,其摇摆不定的态度肯定会连累到推荐他的锦衣卫和霍家,所以一旦陶濬在白夷部族中斩杀吴国使者的这件事,不能让乌浒给他背书,那他也不会被褒奖,而是锦衣卫和霍家却会被追究之前欺君的罪过。
“所以这个功劳只能让给乌浒来领了。”陶璜此时也拨了下火堆,让其保持在现在的火势上,接着对范长生道,“范先生,早点休息吧,明天还要早起。”
大约四千左右吴国战士,正屯扎在汉水北岸的营寨中,而两里外的樊城,也有近两千人在围攻,不过他么点兵力根本不够用,吴人不擅长攻城,冲上去,射过几箭,再退下来,这就算是完成了一次进攻,在没有足够的人数和攻城器械的情况下,眼下能做到的进攻就只剩下这一种。
吴人这数十年年间,可是有着不少的好机会,可是都没有一个成的,特别是孙吴大帝在时,当年孙吴背刺汉国,无非就是魏国被抽调了重兵的淮南,孙吴仍旧打不过,还落下了一个孙十万的名号。
这名号来历于逍遥津之战:当年曹操平定了东川以后,汉丞相诸葛亮为缓解西川压力,提出以荆南三郡换取孙权进攻合肥试图把曹操的注意力东移,孙权于是将兵十万杀向合肥,开始很顺利,先破了合肥的外围,随后进军合肥。
当时合肥的主将是张辽,两个副将是李典和乐进,兵力只有七八千人,张辽挑选了八百敢死队趁孙权立足未稳之际,凌晨时分冲杀进孙权的中军,孙权大惊之下不知张辽有多人人马于是退守到边上的小丘山上。
张辽在山下纵马来回,孙权不敢应战,后来看到张辽兵力只有几百人,于是吴军反过来又包围了张辽的八百敢死队。
张辽立威的目的已经达到于是率八百人撤退突围,来回冲杀了几次,吴军畏其悍勇,无人敢抵挡,于是张辽安然突围返回合肥城中。
随后孙权大军攻城,谁知合肥城墙坚固,张辽等人守城得当,孙权打了十几天都没能攻下,军中又开始流行疾疫,孙权只好下令班师无功而返。
可是不知道孙权是大意还是怎么回事,大军先行已经上船走了,孙权自己押后,身边只有吕蒙、凌统、陈武,蒋钦等人以及一千多人的卫队随行。
张辽见机会难得,于是和李典,乐进率守军追击殿后的孙权。
凌统等人率三百死士拼命死战,保护孙权撤退到逍遥津渡口,可是渡口上的桥已经被曹军破坏,张辽追兵已近,孙权惊得手足无措。
后来持著马鞍,让马后退,再飞纵向前,这样才堪堪连人带马飞跃到南岸,东吴殿后的三百死士全部战死,江东十二虎臣之一的陈武也战死,只剩凌统一人潜行回到南岸。
此战中张辽曾以八百勇士破孙权十万大军,所以两人也就多了一个外号,张辽张八百和孙权孙十万,只是一个威风,一个郁闷罢了。
当然张八百之外大魏吴王还给予了敌人诸多绰号:
孙仲谋曾率十万大军进犯广陵,广陵只有约万计人马,太守陈登陈元龙颇有谋略,先示弱以敌再率兵突袭,大败孙权;后又以举火疑兵之计,再度大败孙权大军,斩敌万计,因此陈登被称为陈万计。
孙仲谋又曾率十万大军进犯合肥,合肥隶属于扬州治下,此时扬州刺史刘馥刘元颖已经病故,并且曹操刚遭遇赤壁之败,一时间抽不出援军接应合肥,只有派汝南张喜的三千人前往。
刘馥在任的时候,治理地方非常用心,深得百姓爱戴,孙权来攻,城内军民念着刘馥的好处,齐心守御,刘馥生前主持修葺的城防设施和储备的战略物资发挥了很大作用,使得孙权无法攻下城池。
同时,别驾蒋济蒋子通写了一封诈书给扬州城内,称汝南张喜的数万援军已经抵达,需派人迎接,并作好内外夹击的准备。
故意让吴军把信缴获,孙权信以为真,放了一把火作为掩护就撤退了,因此,刘馥被称为刘亡灵,蒋济被称为蒋一封。
孙仲谋再次率十万大军进犯合肥,此时合肥的守备满宠满伯宁率领数十名勇士,趁夜摸上去一把火烧了吴军大营,孙权焦头烂额,干脆就撤退了;因此满宠被称为满数十。
孙仲谋还曾率十万大军于巢湖迎战进攻的魏军,听说魏将臧霸臧宣高率领援军来了,于是赶紧撤退,臧霸乘势追击,大获全胜,因此臧霸被称为臧传说。
孙仲谋再次率十万大军进犯魏国,这次学乖了不去打合肥了,选择了荆州重镇江夏郡作为目标。
江夏太守文聘文仲业得知孙权大军来攻,仓促间不便迎战,索性命令城中军民不得露头,大开城门,自己在太守府中呼呼大睡。
孙权见状,对部下说:文聘这货不是等闲之辈,曹操曹丕到现在曹叡都十分看重他,现在故意做出这个样子,肯定有大大的阴谋,然后就撤军了,因此文聘被称为文睡觉。
除此之外还有公孙渊,孙权派两千人押送礼品赏赐给他,让他从辽东起兵共伐曹魏,结果公孙渊这货毫不客气的连两千人一起给收编了,因此被称为公孙负两千。
这是最近汉国新发行的书中夹杂的故事,本来这样的故事,因为同盟的关系,自然不可能发行,如今自然该传就传了,如今屯居在襄阳城下的吴军主帅吴梁王孙壾,看着这些传来的书,却是哭笑不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