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euk4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第九星門討論-第五百六十二章 宗戰尊者分享-793wk

第九星門
小說推薦第九星門
凌逸的这种兴致缺缺表现得有些明显,就连水若兰都明显感觉到了。
在随后私下面见师父的时候,她说出了自己的担忧——
“师父,我觉得这位人皇道子,来咱们天界……似乎不像是修成飞升,更像是……有事情要做,看上去他不想拜入到任何人的门墙之下。”
不管怎么说,终究曾是一界的顶级天才,水若兰这点眼力和判断力还是有的。
也就看着像个少女,实际上,能出现在天界这种地方,谁不是活过漫长岁月的老家伙?
—————
宗战尊者微微一笑,一脸淡然的道:“我已知晓他来历,是跟异人有关。”
果然如此!
水若兰眼中露出恍然之色。
之前跟凌逸交流的时候,凌逸那番意有所指的话,让水若兰当时就想到了异人身上。
整个天界也只有那群异人的成长经历是存在着一些争议的!
在很多人看来,即便将下界当成一个虚拟的世界——修行者在那世界中进行各种体验,从而磨砺自己,提升自己。
但在修行过程中直接通过吞噬其他同类生命来获取力量,终究还是令人感到不适的。
小喬人家 春去秋來hlp
那巨大的世界,说是虚拟、虚妄,可终究和只是数据的电脑程序不同。
那数以万亿计的生灵,又岂能用简单的数据来形容?
每一个生灵,都是一条鲜活的生命。
有独立的思想,有自己的喜怒哀乐。
异人在修行过程中出了岔子,引发自身异变,变成另一个……完全不同于人类的种族,然后在这过程中,开始大肆吞噬曾经的同类,从同类身上汲取养分的做法,无异于魔道。
而导致他们发生这种不祥的,往往也是因为他们在修炼过程中心魔太多,执念太重。
这样的人,化身异族生灵之后,变本加厉,变得更加凶残冷血。
这在正常修炼的人眼中,是不能被接受的。
不过也有人不以为然,认为这就像猫吃鱼狗吃肉。
修行路上遭遇不测,化身成另一种族,那就不属于人了,出于生物的本能天性,吃人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这么说似乎有些强词夺理,但这一套说辞,的确也可以自圆其说,自成一体。
对没经历过异变的人来说,吃人修炼是魔道,但对那些变异了的异人来说,就是正常。
而且这种事儿,若非亲眼所见,很少会真正感同身受。
最后,最重要的是……能出现在天界的,肯定都是真正修成的大能。
又有多少人,会为了道义二字,专门跑去找他们的麻烦?
穿越黑心小王妃 龙熬雪
至少水若兰从来没听说过哪个天界的修行者,因为这种争议,而去找那些异人的麻烦。
宗战平静的坐在那里,脸上露出微笑,淡淡说道:“他之所以能在人皇路上修成道子,又得天帝道果,成为一界天帝,究其根本,正因为他所在那一界内,出现了异人。在漫长岁月的缠斗过程中,最终修成正果。”
水若兰一双眼瞪得挺大,眼里露出几分向往之色,喃喃道:“果然,若非这种遭遇,也难以磨练出这样一个绝世天骄,但其过程,也一定艰辛无比,换做是我,未必能成。”
宗战不置可否的笑笑,道:“所以,对凌逸道子来说,那些异人虽曾是他的敌人,但又何尝不是成就了他的人呢?”
水若兰微微一怔,心说还能这么算的?
她成道之前,也曾在红尘俗世历练过漫长岁月,师父刚刚说的这番话,很像她看过的那种毒鸡汤——
什么生活以痛吻我,我要报之以歌……
作为一个阅历无数的人来说,她觉得这话有些没滋没味。
属于那种听起来挺有道理,但仔细一想却又没什么意义的话。
水若兰只是看起来柔柔弱弱,一脸清纯圣洁也是因为修行的道的缘故,她骨子里信奉的是以直报怨,以德报德。
谁敢以痛吻我,我就打死他!
再怎么说修行者讲清静无为,可若是有人不断伤害她,或是伤害她在意的人,她绝对不会放过对方!
娱乐圈日常
才不会说那种——感谢你这些年的折磨,让我真正成长起来的话。
敢折磨老娘?
老娘直接弄死你!
首席大人不好惹 紫小萱
不死武帝 神游方物
她看着眼前这位平日难得一见的师父,小心翼翼问道:“您打算这么跟那位凌道子说?然后出面化解这段恩怨?”
宗战瞥了她一眼:“我怎么可能跟他说这种话?”
水若兰那张圣洁的脸上,露出几分无语的表情,心说还好,能成为尊者的人,终究不是个白痴。
宗战轻叹道:“不过这件事也多少有些棘手,异人群族在天界势力不小,尤其这件事难就难在一些异人感受到同族召唤,下界的时候被这位凌道子干脆利落的给干掉了……虽说下界的只是他们在天界本体的投影,但这样被杀,一方面颜面上过不去;另一方面,损失也是很惨重的。”
水若兰跟宗战这位师父的关系并没有熟稔到可以随便开玩笑的地步,所以听了这话,并没有继续再说什么。
换个人,她可能会呵呵两声,再痛快的说一句活该呀!
她也看出来了,师父应该是想要插手这件事。
毕竟,跟可能和异人群族结怨这件事儿比起来,收一位人皇道子外加天帝果位加身的弟子,显然更重要。
孰轻孰重,大家心里都有杆秤。
……
爱很短暂,爱很幸福 小菲猪
房间里。
凌逸和周棠在品尝水若兰叫人送过来的天界水果。
还真别说,这里的水果确实比他们曾经吃过的那些品质高得多。
更高的维度,更高层级的世界,自有它的独到之处。
两人在聊天。
“跟想象中有点不一样。”周棠手里拿着一颗像是梨子一样的水果,一边优雅的小口吃着,一边轻声说道:“怎么说呢,感觉这里,也有点像是三十三层天那个世界……”
凌逸点点头:“是啊,一群更加强大的生灵,营造出这样一个更加高级的修炼场。”
周棠道:“你说会不会有更高领域的存在,此刻正在面无表情的关注着这里?”
凌逸哈哈一笑:“你这问题太深了,值得我们用一生的时间去追寻,或许到最后,自身化作天道,化成一个无量大宇宙。”
周棠看了一眼凌逸:“我即天道,天道即我?”
凌逸咬了一口手里的水果,点点头:“有悟性!”
周棠噗嗤一笑。
怎么说呢,两人来到这里之后,所有一切的经历,都出乎两人之前的推断和预料。
现在看起来,倒更像是过来旅游的。
两人也没有在这里谈论太多关于异人的事情,就像周棠说的,天知道会不会有人正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们这里。
等到水若兰过来请两人去见宗战的时候,凌逸和周棠已经在这里呆了大约十几天。
“有没有觉得闷?”再次见面,水若兰的态度亲热中透着几分熟络,像是把他们当成了自己人。
“没有,这里挺好的,有那么多典籍可以看。”凌逸微笑着回应。
对这一脸圣洁的女子,凌逸和周棠也都挺有好感。
水若兰微笑着点点头,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将两人引到宗战尊者的房间,便行礼告退了。
凌逸打量着坐在那里的宗战,虽然不是第一次见,但这次见,跟上次一群大佬吵得面红耳赤完全不同。
看着非常年轻英俊的宗战,目光柔和,嘴角含笑,见到两人,微微点头。
凌逸和周棠对宗战施礼:“见过前辈!”
“坐!”
君須憐我:錯愛在今生 遙遠有多遠
宗战微微点点头。
待两人坐好之后,宗战没有绕弯子,开门见山的道:“我已知晓你们二位的来意,但还想听听你们的想法。”
对于来意被知晓,凌逸和周棠都没太意外的感觉。
永远的半月弯刀 紫金◆无花
周棠看了一眼凌逸,凌逸直接说道:“若能化解这段恩怨,自然最好。”
宗战眉梢微微一挑,看着凌逸:“如何化解?”
凌逸道:“我们所在那世界的异族生灵,所经之处,寸草不生,它们是怎么变成那副鬼样子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,那些生灵,对任何一个世界,都会造成巨大的伤害。我不清楚还在保护它们的人是怎么想的,反正我所在的世界,没有它们生存的空间。”
“我与那些生灵之间的战斗,历经漫长岁月,在我终于要将其镇压的时候,天界的异人出现了,他们颐指气使,喝令我停止对那些异族生灵的击杀……当然,那些天界来的异人,都被我顺手干掉了。”
“我现在过来,就是想要问一句,这件事儿完没完,如果没完,怎样才能完。”
宗战听了之后,哈哈一笑:“不愧是一界天帝,这份霸气在天界尤为难得,就按你说的,我陪你一起去问问那些私自下界干预这件事情的人,怎样才算完!”
“您……陪我一起?”凌逸看着宗战,略微有些迟疑,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:“我应该不会再拜任何人为师,而且,解决了这件事情之后,我和我夫人,应该会返回到我们所在的世界……”
宗战笑笑,道:“无妨!你是自由的,想要怎么选择,自然随你。能有幸见到一个人皇道子和天帝果位于一身的修行者,也算是一种幸运,既然遇到,那就顺便结个善缘好了!”
凌逸脸上露出几分感激之色,站起身对宗战抱拳施礼:“既然如此,那就感谢前辈了!”